流火如荼

来源:www.manhao.me 蛮好网 时间:2017-12-25 09:26:51 责编: 人气:

安安离开桐城的时候正是炎炎夏日,额头上有大片细密的汗珠,甚至于有一颗还落在了手中的巧克力冰激凌上,于是她闭着眼睛恨恨地咬了一口,然后就蹲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泣不成声,莫小冉,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这般狼狈不堪。

2012年的春天,我说最幸福的事就是把我写的诗伴着柔柔的音乐,轻轻念给你听;2012年的夏天我说最幸福的事就是把我写的歌用我并不出色的嗓音唱给你听;2012年的冬天,我说最幸福的事就是把我写的诗我写的歌全部在你面前骄傲的毁掉。是2012年的夏天吧,我用了整整一个季节的时间,才决定把你从我的记忆里一键清空。

安安喜欢咖啡,那种可以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慢慢散开花的棕色粉末。不是因为文艺,只是喜欢那种慢慢破碎,与死亡无限接近的感觉。安安一直觉得自己前世一定是位钟爱酷刑的暴君,若非如此,他怎会如此变相的热衷于这种近乎凌迟的生活方式。

莫小冉给安安打电话时安安正在做兼职的小店里一脸笑意地给客人点单。晚上十一点钟,她,一个刚刚高三毕业的瘦弱女孩子,穿细跟的高跟鞋穿行在形形色色的客人中间,满脸堆笑地向他们不厌其烦地介绍各种新产品。而他,莫小冉却在霓虹闪闪的都市灯火下笑得一脸张扬,和着眼泪挤出来的满脸张扬。他说:“安安,我落榜了,她上了一本线,我找不到她了,怎么办,怎么办?

十二点半,她在这个城市最乱的酒吧里找到了他,她找了他一个半钟头,穿着细细的高跟挂着满脸泪珠和汗珠找到了他。而此时安安看见他的面前是一堆锋利的碎玻璃片,和他正趟着血的左手,他抱着头缩在在脏乱不堪的墙角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抽泣,嘴里一直重复着:”炎炎,炎炎……

胃就在这时候不合时宜地痛起来,安安就那样不顾一切地瘫坐下来,眼前这个没骨气的人就是她默默爱了两年的阳光灿烂的男子,而他,正在叫着别人的名字,一声一声,如最锋利的利剑般残忍的刺向她最柔软的心脏。莫小冉,除了你,还能有谁能让我这么狼狈不堪?

安安离开桐城的时候很是潇洒地挥霍了一会,一个人点了一桌子的菜,拼了命的往嘴里塞,吃到吐,吃到胃里刀山火海般的尖锐的疼痛,她笑了笑,:“我终于可以灿烂地活在你的生命之外了。于是咬着嘴唇,继续麻木地把一桌子菜往嘴里塞。朋友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不哭不闹,就那样一直安静固执地高扬着嘴角,如同她一直固执地不肯放下的骄傲。

我该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承认自己就是那个被你遗忘多年的安安,在2012年的文理学院却始终未能将你遗忘的安安。

老大说:”为自己喜欢的人主动犯一次贱,一生就这么一次。“老大是个很文艺很擅长于用文字直击人心的男子,我一直觉得他爱的那个女子一定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子,可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女子并不幸福,他同我一样,心里住着一个不爱自己的莫小冉。于是我开始联系你,你说:安安,安安,好怀念和你一起背唐诗侃宋词的日子。于是我又不争气的泪流满面,莫小冉,莫小冉,好怀念在校园的香樟树下你厚重的手掌落在我肩上叫我安小猪的日子。

《东邪西毒》里有段很精彩的台词,西毒说:”每个人都可以变成一个狠毒的人,如果你学会了什么叫嫉妒。

安安再次接到莫小冉的电话时,莫小冉说:“安疯子,赶紧给我抄起你的猪蹄五分钟内滚到校门口来。

莫小冉乘着501离开安安的大学时,安安正巧接到校领导的电话,于是暴饮暴食,放肆的喝酒,醉倒在操场上带着哭腔撕心裂肺地喊着莫小冉的名字,一切,顺理成章,理所当然。晚上11点被室友抬回寝室,然后一个人蹲在冰冷的地板上吐得一塌糊涂,室友心疼她,整栋楼地去搜索茶叶为她醒酒,她们不懂她的故事,却把她当作一个不懂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拼尽全力维护她。而这只满身伤痕的刺猬却又是一如既往地骄傲冷漠地高扬着嘴角:”庆祝校运会顺利落幕,学校的应酬,就多喝了两杯。她是班长,是备受所有老师看重的三好学生,是学生会会长,所有风光所有的机遇都被她一人独揽,她,永远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所以就连在梦里,她都挣脱不了那些华丽丽的黄金枷锁。

那个傻孩子,那个用尽全力维护自己那不可一世的骄傲的孩子,所有人都只知道你永远是备受瞩目的王者,可谁知道你心里翻腾着怎样的刀山火海。

我一直不安地庆幸着,我一直厚颜无耻地自欺欺人着,如果不是你说我教会了你什么是恨的话,那么我一定还在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伪装着。莫小冉,对不起,我是个病孩子,而你不幸成为我看上却被别人拥有了的玩具,所以我近乎变态般的想要毁掉你。

2012年高考成绩刚出来,我便通过各种手段让你误以为炎炎上了一本线,因为我知道,同我一样的你是没有勇气去追求一个比你厉害的女生。哪怕我知道,你爱她并不比我爱你少。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一切却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比如你离开桐城,再比如炎炎后来居然跟我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同一个班。她对我说你曾带给他多少感动,于是我成了《东邪西毒》里那个会嫉妒的最狠毒的人,当你满心欢喜地找到我的学校时,你对我说:“你终于找到了她,百转千回你还是找到了她,你的那个不倾城却倾你心的炎炎。我轻描淡写地回答你说:”她早已找到了那个把他放在手心里疼的男子,而那男子,优秀得惊天动地。“

安安是个病孩子,心理测试时她的成绩是98分,60分正常,100分心理畸形。

莫小冉,别说你恨我,我只是个贪心的不会爱的病孩子,别说你恨我,在我爱过你的17岁,18岁,19岁这三年里。

莫小冉,你还记得吗,高二十四班的教室后面的那面墙报。你在左,我在右,你的行草磅礴大气,我的小楷温婉娟秀,你书诗词,放逐热血,我描曲赋,游弋哀愁。

莫小冉,你还记得吗,高三的最后一次运动会,你在1600米的赛道上健步如飞,我等在在终点泪流满面;我在800米跑道上挥汗如雨,你在赛道外一直陪着我跑完全程,我永远记得,你说安安有着这世上最脆弱的灵魂,薄如蝉翼,却美得空灵。

莫小冉,不知道我亲手为你织的那条围巾你还戴不戴;不知道我在你高二下学期的语文书上画的那只小猪还在不在;不知道我为你设计的安安体的个性签名你还用不用?

莫小冉,你信吗,你给我讲解化学题目时,用过的满满三个作业本的草稿纸这些年来还一直被我带在身边,视若珍宝;这五年来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不咸不淡的话我都记在你送我的那个很精致的笔记本上,一字未漏的记载,用你最喜欢的行草书写得龙飞凤舞;体育课上你买的那只羽毛球,你丢掉的每只坏掉的笔芯,餐厅里你不经意间忘掉的一包纸巾,你为我买的牛奶,苹果,橘子,你恶搞时放在我头上的一片树叶,这且在你看来微不足道的东西,全部都被我拿命爱着,变相地爱着。

这三年来,陪着你的都是我而不是她,不是吗?

我知道,是我的不甘毁掉了你触手可得的幸福,可是,我也挣扎我也痛苦了,不是吗?

我是个有可耻的偏执占有欲的孩子,我带给你的灾难是我万死难赎的,可是你知道吗,我曾用小刀在自己手臂上划下多少伤口来麻痹自己,我比你,更不能原谅自己,你可知道,你可知道?

如今,事已至此,无论我怎样后悔,你都会悄然远去,消失得不见踪影。我知道,你早已远在天涯。我已经答应接受心理辅导,所以莫小冉,别恨我,我是个病了十九年的孩子,但请你一定相信,那一段时间,我是那么那么地爱着你。

《东邪西毒》里有段经典台词如果有一天我问你爱的那个女子是不是我,那么尽管你再不情愿,请骗骗我,说一声你曾爱过我。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三年前你这样骗骗我,那么也许那些潜藏在心事暗涌的青春里的那些流火如荼的天灾我们都会灵巧地避过了。